• 笔趣阁 > 大周王侯(大苹果) > 第九一四章 扫清障碍

    第九一四章 扫清障碍

      一旁的吴永波也吓坏了,他只是以为林觉是来劝说的,没想到林大人居然要杀人,这让他极为意外。忙叫道:“林大人,可不能这样啊,刘大人可没有通匪,可不能杀他啊。他是朝廷命官,杀了他可怎么了得?”
      林觉冷声喝道:“就算他没有通匪,这等不顾大局,不顾百姓死活的官员活着也是祸害。他既不肯写信,留着何用?”
      “可是……杀了他也于事无补啊,林大人,你们还是无法进军啊。”吴永波叫道。
      林觉纵声大笑道:“根本不用他写信,他写信最好,他不写我便没办法了么?我可是读书人,我替他写一封便是,替他盖上大印不就是了?用不着要他来写。我来劝他,是给他脸。他不要脸,我也没法子。当然了,我这么做会有很大的风险,事情传出去,?#19968;?#25481;脑袋。本来我可以不用杀他,但是这厮一定会事后将事情抖落出去,于我不利。所以我只能杀了他。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。”
      吴永波惊愕的张大嘴巴,刘梦圆更是吓的连尿都要出来了。原来林觉此来的目的就是杀人的,这?#35828;?#22823;包天,视国法为无物,为了达到目的,居然敢行如此极端之法,简直让人不可思议。
      “林大人……不可啊,你这么做岂非是……岂非是……目无法纪么?”吴永波叫道。
      刘梦圆更是颤声叫道:“林觉,你?#36965;?#20320;敢擅杀朝廷命官。你你……你也忒胆大包天了,朝廷法纪你便无视么?”
      林觉冷笑道:“刘大人,特殊时?#20898;?#34892;事岂能按常理。再说了,你刘大人有何资格跟我谈朝廷法纪?你为一己之私而固执己见,置朝廷大局于不顾,你也配来跟我说这些?”
      刘梦圆颤抖着喃喃道:“混账啊,你好大的胆子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      林觉不再理他,转向面色煞白的吴永波道:“吴指挥使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,你带着刀呢,便烦请你给刘大人一个痛快,你觉得如何?”
      “什么?要我……动手?”吴永波更是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林觉不语,只看着吴永波冷笑。吴永波瞬间便明白了过来。
      林觉要自己动手杀人,那便是要将自己也拉进同谋之中来,这样的话人是自己杀的,便也不能将此事说出去了。这是变相的灭?#20898;?#21482;是更显的歹毒了些。倘若自己不动手,那么林觉怕是连自己的命都不会留了。一瞬间,吴永波感觉像是上了贼船的感觉,明明只是答应带他们进来劝说刘大人的啊,怎么事情闹成如?#35828;?#27493;。
      “怎么?你不肯么?吴指挥使,你仔细想想,这昏官还有活着的意义么?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的话了么?这昏官为了自己的前程不顾大局,不顾百姓死活。你兴仁府上下军民会成为别人权利阶梯上的祭品,你愿意成为其中一个祭品么?为了大局,也顾?#22351;?#35768;多了。城外教匪大军集结,明日必是一场恶?#21073;?#20320;可没时间犹豫了。”林觉沉声道。
      “林大人,可否……可否容我再劝劝刘大人回心转意?刘大人,你答应了吧,赶紧写信,不要再糊涂了
      。”吴永波哭丧着脸跺脚道。
      刘梦圆其实早已吓的要尿裤子了,他也意识到今天?#22351;?#22836;怕是不成了。他心里盘算着,好汉不吃眼前亏,先应承下来,后面在揭发他们,必要让这林觉死无葬身之地。听?#23435;?#27704;波的话,忙点头道:“好好,我答应了。林大人,本官答应写信便是,本官这就写信邀请晋王大军前来。你让你的人放开本官,本官立刻写信。”
      林觉冷笑道:“刘大人,已经太迟了。方才我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当我的话是放屁么?我说最后一次,那便真的是最后一次。人生很多事就是这样,过了这个村便没这个店了。我们南方有句话叫做‘苏州过后无艇搭’,你错过最后一艘小艇了。抱歉,你必须死,因为你已经听到了我说的一切,你这种人是不会干休的,事后你必会抖落出来,我可不想被吕中天和淮王抓去砍脑袋。”
      刘梦圆憋在裤子里的一泡尿终于再也无法控制,热尿汩汩而出,人也几乎站不住了。口中呼噜呼噜的喘气,想?#25932;?#20160;么,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。
      吴永波呆呆站在那里,他这一辈子还没见到这么狠的人。林觉是他见过行事最果决,胆子最大的人。他哪里料到林大人一来,事情便已经变得如此不可收拾了。
      “吴指挥使,你还是不肯动手么?也罢,那这样吧,我给你个机会,你跟我手下打一场,你赢了,我便放你走,以后你就算将今日之事抖落出来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倘若你输了,便将命留下,不用我解释为什么了吧?我虽不想杀你灭?#20898;?#20294;你不肯动手,我也迫?#22351;?#24050;。我林觉绝不想事后被人清算。”林觉叹了口气说道。
      吴永波还是犹豫,林觉摆摆头对身边一人道:“冰儿,去跟他?#28982;然?#21543;。给吴指挥使留个全尸。”
      白冰缓步出列,抽出青笛,按动机簧,沧浪一声,薄刃已然出鞘,面罩寒霜道:“吴指挥使,请动手吧。我虽女子,但你不必留手,我也不会留手。”
      白冰知道林觉的意思是自己不用留手了,直接杀?#23435;?#27704;波一了百了,所以他也提醒吴永波不用留手。毕竟杀吴永波是无奈之举,这个人并不该死,所以杀他也要让他心服口服。
      吴永波长叹一声,缓缓抽出腰刀来,却并没有朝着白冰而去,而是一步步走向刘梦圆。刘梦圆颤声叫道:“吴永波,吴兄弟,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?你还不将他们拿下么?你不能杀?#36965;?#20320;这样会一辈子洗不清的。”
      吴永波叹道:“刘大人,卑职早就劝你三思了,可你就是不听啊。眼下这局面你自己也要付上责任的。我也是没法子了,你一人之命,可换城池不失的话,那也算死得其所吧。你不该为?#22235;?#20010;人的?#21483;?#32780;不顾全城军民的死活,不顾朝廷大局呀。林大人……虽然他的作法我并不赞同,可有一点他说的对啊,非常时期?#34892;?#20107;也?#22351;?#19981;为之。您放心,林大人说了,之后会?#30340;?#26159;为国捐躯,保住你的声誉的,朝廷也会大加褒奖你的。我吴永波向天发誓,你死之后,你的妻儿我不会容任何人动他们一根汗毛。
      ?#19968;?#22909;好照顾她们的。你莫要怪?#36965;?#30446;前看来我只能这么做了。”
      “混账,你……混账……你?#36965;?#20320;?#36965; ?#21016;梦圆喘息着嘟囔着,使劲的挣扎。但他的后?#26412;?#20687;是被一只铁钳夹着一般,根本动弹?#22351;謾?#23385;大勇的大手抓着他的后?#26412;保?#20182;完全动弹?#22351;謾?br />  吴永波抬头看着林觉道:“林大人,我杀刘大人是为了全城百姓,为了?#33050;?#22823;局而杀,绝非是怕你杀?#23435;遥?#36825;一节我要说清楚。我吴永波可不是怕死之人。我杀了刘大人,这件事会折磨我一辈子,但我认了。林大人,倘若你这么做不是为公,而是有什么?#21483;?#24681;怨的话,我是不会原谅你的。就算是一起死,我也会将此事抖落出去。我吴永波说到做到。”
      林觉沉声道:“我明白,我也信你。我本不该这么迫你,但我林觉本就心胸不宽,我得为放过你找个理由。所?#38405;?#21160;手,我才能心安理得的放过你。动手吧,就?#31508;?#25105;逼得你动手,跟你个人品行无关,你是为了朝廷,为了百姓。”
      吴永波叹息一声,一咬牙,口中大喝一声,腰刀寒光一闪,噗嗤一声?#20504;?#21016;梦圆的胸口。刘梦圆大叫一声,口中鲜血狂涌,瞪着吴永波怒吼数声,头一歪就此毙命。吴永波面色煞白,?#26432;?#32780;出。
      孙大勇喝道:“去哪里?”
      林觉摆手道:“不用拦着他了。你们去将外边的护卫都处置了。不留活口。冰儿,你去后堂给刘知府妻儿送个信,就说刘知府去城头守城了,今晚不回去睡了。”
      孙大勇和白冰应声而去。不久后外边传来闷哼惨呼之声,那是孙大勇开始对刘梦圆书房外被擒获的护?#32769;?#25163;了。
      林觉走到刘梦圆的尸体旁,蹲下身子,看着刘梦圆死不瞑目的样子,轻声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刘大人,没法子,我知道你不该死,你不过是做出?#22235;?#30340;选择罢了。但是淮王纵容教匪借刀杀人,我实在?#24378;?#19981;过去。加之此事对我也是有影响的,我不能坐视不管。而且他们也惹毛我了,居然要杀?#36965;?#37027;便怪?#22351;?#25105;了。我林觉虽非睚眦必报之人,但对害我之人却不会手软的。本来他们两?#25442;首?#30340;争斗跟我无关,但现在却跟我有关了。你刘大人也是个可怜虫,这种时候你跳出来,岂非是自找苦吃?所以我?#22351;?#19981;杀?#22235;恪?#20320;若怪便怪你自己不识时务。我们都来了,又怎么会走?是你不知变通啊,本来有很多法子可以两全其美的,可你偏选择了死路。哎,你也早些瞑目吧,不用这么瞪着眼了,我只杀你一人,你的家人我不会动的,你的城池我一定会守住,你放心的去吧。”
      林觉伸手在刘梦圆眼上一抹,抬手时,刘梦圆圆睁的双目已然阖上。林觉站起身来,走到桌案后坐下,看着墨迹?#31508;?#30340;砚台和毛笔,伸手将那封桌角的信拿了过来。拆开信后在灯下仔细的看了几遍,叹了口气思索片刻,然后慢慢铺开一张信笺,照着那信上的字迹一句句的写了起来。不久后,一份短短的信笺写就,林觉在书?#32943;?#30340;密匣内找到了知府大印,盖了印玺,将信踹在怀里,起身出门而去。(http://www.xksl.tw/book/123435.html)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ksl.tw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    湖北11选5 时时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