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笔趣阁 > 寒门祸害(余人) > 第792章 潘季驯

    第792章 潘季驯

      酒水荡漾并没有引起波?#21073;?#22823;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异样,或者都当成自己眼花而已,仍然是沉迷于酒席?#23567;?br />
      却是这时,通判慕容烈从楼下快步走来,到林晧然的耳根悄声道:“府尊大人,下官刚刚瞧见新任巡按潘季驯大人在一楼用餐!”

      在大明的官场,品阶仅是权衡地位的指标之一,但真正决定地位高低还得看诸多因素。

      昔日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的王钫仅是正三品的兵部侍郎,而汪柏却是从二品的布政使,难道汪柏的地位要更高吗?

      同样的道理,广东巡按仅为正七品的“小官”,但其属代天子巡狩,负责府州县官诸考察,拥?#34892;?#20107;立断之权,权柄不可谓不大。

      特别是在州县的人事权上,拥有很大的话语权,这一点比布政使汪柏还要大。

      虽然这场酒席是临时拼凑而成,但现在新任巡按出现在楼下,林晧然似乎有理由将人给请?#20384;矗?#32473;这位拥有很大实权的同僚一点脸面,或者是直接拉拢对方。

      汪柏就坐在林晧然旁边,注意到行色匆匆的?#36153;裊遥?#20415;是投来了询问的目光。

      林晧然迎着汪柏的目光,微微一笑地朗声道:“藩台大人,新任巡按藩季驯大人恰巧在楼下用餐,本府下去将他邀请?#20384;矗?#22833;陪了!”

      “哦,倒是来得巧,林府台快去快回!”汪柏的眉毛微挑,微笑?#28504;?#36947;。?#36824;?#20182;却不认为真是巧合,估计是藩季驯想要凑过来,但却不好意思主动攀附。

      两广总督、巡抚、巡按看似高高在上,但实质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,却是属于“外官?#34180;?#20182;们一般都仅带几名随从和卫队,并没有属官,很多事情不仅要亲力亲为,而?#19968;?#38656;要仰仗地方官的配合。

      像现在藩季驯想要推行什么法度,若是林晧然这位广州知府带?#20961;?#37197;合,他区区正七品的巡按,又如何能够斗得过整个广东官场呢?

      林晧然跟着同桌的都指挥使黄辉等人告了罪,然后便亲自下楼请人了。

      杨春来负责着联合酒楼的产业,在得知林晧然宴请着诸多官员,亦是跑来专门主持大局。看着林晧然离桌,便是凑过来听候差遣。

      林晧然让他将菜肴规格稍微降一降,便是走下了楼梯。

      却见一位身穿七品官服的官员坐于大堂中,三十多岁的模样,长得有几分俊郎,留着一撮山羊胡子,浑身透露着几分官威。

      在他那?#25856;匙郎希?#24182;没?#37034;?#30528;联合酒楼的特色菜式和火锅,而是很普通的几样?#39029;?#33756;。整个人显得风?#37202;推停?#27491;坐在那里吃得津津有味,却可能真是恰巧出现在这里。

      林晧然来到?#29436;埃?#23545;着这个后世的名人微笑地发出邀请道:“藩巡检,本府今日做东,还请上楼跟藩台大人等同僚共饮一杯,如何?#20426;?br />
      藩驯季抬头便看到林晧然,?#25104;?#20808;是一愣,但很快就爽快地点头道:“好!如此便?#24230;?#20102;!下官方才得知林府台深得圣上信任,已然兼任广东巡海?#31508;?#19968;职,当真?#24378;上部?#36154;!”

      到了楼上,藩驯季新从江西调任过来,这才上任没几天,故而很多官员对他都很是面生。

      潘季驯是嘉靖二十九年的进士,初授九江府的推官一职,后任监察御史,今又巡按广东。尽管近十年间,品阶没有升迁,但官路无疑是极顺畅的。

      在大明做官,最有前途的自然是?#39135;跡?#20854;次便是言官了。

      若是巡按干得好,不说像胡宗宪那般直升江浙巡抚、浙直总?#21073;?#36830;升七级任京官是极大概率之事,前途已然一片光明。

      众官员对这位新巡按自然是礼待,又是纷纷见礼。

      ?#31456;?#24231;,香喷喷的火锅恰好被端了?#20384;礎?br />
      这种新式鸳鸯锅产自铁器闻名的佛山镇,锅里的食材已经在厨房中配?#36127;茫?#36825;端?#20384;?#20415;能够直接食用。虽然少?#34429;?#32650;肉等乐趣,但贵在快捷、省时,?#19968;?#33021;符合文人的斯文。

      长相很有喜感的伙记掀开盖子,便是朗声地解释着道:“这是本店的特色菜品鸳鸯锅,右边的三?#20351;?#24213;,贵在一个?#39318;鄭?#24038;边的则是红火锅底,正是令人爱恨交加的辣汤,诸位大人请慢用!”

      看到如此的?#26391;常?#22823;家自然是拇指大动,特别是那红火锅底的东西,更是令人?#26469;?#27442;动了。联合酒楼能够成为广州城第一酒楼,靠的正是一种名为辣椒的奇物。

      汪柏是一个能够吃辣的人,操起筷子夹起了一块羊肉薄片,放到嘴里便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,还一边摇头?#25991;?#22320;说道:“美道一绝,吃之还能胃口大开,此真人间至品。”

      当然,一些官员却是吃不得辣的。面对着红火汤底的菜肴,却?#24378;?#31505;连连,筷子只能老实地伸向三?#20365;?#24213;的东西。

      潘季驯看到汪柏这般赞颂,亦是伸向了红火汤底,打算夹起一块羊肉尝尝味道,却是给同桌的都指挥司黄辉好意地提醒道:“潘大人,还请慎重!”

      “为何?#20426;?#34281;季驯不由得懵住了,这吃个菜还需要瞻前顾后的吗?再说了,汪柏这老家伙吃得如此陶醉,自己吃一块又怎么了?

      黄辉倒是好为人师,当即将辣椒的神奇之处说了出来,并让人送一杯茶水到藩驯季?#29436;啊?br />
      林晧然不想藩驯季产生误会,亦是在旁边认真的解释道:“藩巡按,你莫要不信!昔日我请友人一起品尝,本是出于一番好意,但友人却差点跟我闹翻了脸!现在在桌的诸位大人,?#36965;?#34281;台大人,还是孙大人?#22303;?#22823;人?#19981;?#21507;,黄指挥他们几个却不敢碰!你若是吃的话,要么跟藩台大人般?#28216;?#20339;肴,要么跟参政大人般视若砒霜了!”

      “竟是如此神奇,那下官倒真得要尝一尝了!”藩驯季初时确实不相信,但听着林晧然的解释加上大家的神情,便知道并不是大家要拿他寻开心。

      在大家的目光中,却见藩驯季夹起一块羊肉薄片放进嘴里。藩驯季骤然变色,当即像点穴了一般,整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。

      旁边的右参政孙潜揶揄地一笑,端起茶水送过去道:“藩大人,看来你我都是无福之人,喝点茶水会好受很多的!”

      就在大家都以为藩驯季吃不得辣的时候,却见他的嘴巴再次动了,先是慢慢地动几下,接?#27431;仍?#26469;越快,最后咽下去道:?#25353;宋?#30340;味道当真神奇,且令人回味,却不知是何物,产自何处呢?#20426;?br />
      此言一出,大家目光却是落到了林晧然身上,这无疑算是一个小小的迷团,很多人同样不知晓。(http://www.xksl.tw/book/136185.html)

    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xksl.tw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    湖北11选5 时时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