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笔趣阁 > 齐欢(云霓) > 第八十一章 无情

    第八十一章 无情

      宋成暄没有说话,只是低头看文书。

      张真人道:“在客栈里安义侯应该没有发现您,总不能就将徐大小姐晾在一旁不管了,说?#27426;?#22899;娃娃现在正着急。”

      她会着急?

      “你想多了,”宋成暄抬起眼睛,“安义侯发现有人在屋子里,否则他也不会突然来查看,至于徐大小姐,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一切,我去不去与她来说也没有多大区别。”

      她知道广平侯夫人就在他手中,他又将那张空白的兵部密信给她看过,她心中对他的处境很清楚。

      就算兵部想要招揽他,给他几分颜面,但是王允为官多年,在朝中颇有口碑,他再拿不出证据来质疑王允,很快都会被反咬一口,朝堂上言官可不管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。

      他对安义侯的敌意,想必她也看在眼里,既然他不上门,她也不会来问,只要案子能够继续查下去,其余的都不重要。

      几次来往,他对她已经有了更多的了解。

      她是他见过最冷静、自信的女子,做事果断、利落,更懂得审时度势,不会轻易被情感左右。

      只有在客栈见到安义侯那一刻,她那双清澈的眼睛迅速被欢喜淹没,神情茫然不知所措,见到这般情形,才让人想起她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女,那时候的她看起来虽然十分柔弱,仿佛轻易就能被情感所击倒,但是整个人一瞬间都变得更加鲜亮起来。

      这是在她真正关心的人面前露出的真容。

      安义侯府和她的家人比什么都更重要,她自然?#19981;?#31215;极地找到陷害安义侯的人。

      这件事过后,大家想的都更清楚。

      他不会退出,她?#19981;?#19968;查到底,彼此个行其责,没有再见面的必要。

      “我知道了,”张真人道,?#23433;?#26159;公子要晾着徐大小姐,而是徐大小姐晾着公子,公子会不会觉得徐大小姐很无情。”

      一句玩笑话,却收到了两道凌厉的目光。

      张真人不敢继续说下去。

      宋成暄眯起眼睛。

      张真人立即走出?#23435;?#23376;,在公子身边时间长了,对公子的情绪他还是很了解的,一般到了这?#36136;?#20505;,他们都要?#23545;?#22320;躲开。

      撞见门口的永夜,张真人眨了眨眼睛:“如果没有事要禀告,我劝你还是不要去。”

      永夜黑着脸:“你又乱说话。”

      张真人叹口气道:“?#19968;?#19981;是为了宽慰他。”

      张真人走了之后,院子瞬间变?#20882;?#38745;的可怕,永夜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京城的一处角落里,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蹲在那里,这乞丐刚来了不?#33579;?#24320;始还被这片的乞丐追?#29260;?#36127;,到了后来没有人再去打他,反而会给他一些饭食让他充饥,有时候是半碗馊饭,有时候是散发着臭味儿的鸡爪。

      因为他是在太可怜了,不知道经历过什么苦痛,他身上满是伤口,头发也少了一大片,裸露出来的头皮看起来血肉模糊,而?#30097;?#21457;着一股股腐烂的臭味儿,苍蝇、虫子在上面飞来飞去,开始他还会伸手将蝇虫赶走,后来他也没有了力气,就任?#20260;?#20204;去了。

      早晚他都会成为一具尸身,让更多的虫子蚕食他的皮肉,这就是他的归宿,谁也无法改变。

      大多数时间,他都垂着头,仿佛在昏昏欲睡。

      偶尔被巡逻的衙差踹醒,衙差抓住他的头发,让他露出面容来,不过下一刻众人就被吓住,那脸也是同样的血肉模糊,一只眼睛已经瞎了,眼皮贴在干瘪的眼眶上,看着说不出的恶心。

      “去养乐院里,今天有大户人家救济。”

      他这?#25490;?#36215;来跟?#29260;?#19984;们一起向养乐院走去,就在他离开的时候,所有人看到?#35828;?#19978;那令人作呕的脓血。

      这人身上都坏了。

      其中一个衙差皱起眉头:“应该将他赶出城。”

      另外一个面露不忍:?#20843;?#20102;吧,没有几天?#27809;?#20102;,何必再为难他。”

      就这样,乞丐就在街头游走,看着人来人往。

      身?#31995;?#30140;痛一波波地向他压来,死亡对他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归宿,?#20260;?#36824;不能死,他还要找到一个人,救一个人,让他体体面面地活着,体体面面地离开。

      乞丐抬起头,露出一只晶亮的眼睛,然后他继续低下头,看那一双双走来走去的脚,他已经看了好多天,?#38498;?#20013;出现了各种不同的人。

      商贩、普通百姓、乞丐、衙差、大户人家?#21335;?#20154;,这些人都有自己特有的装扮、气味儿和习惯。

      只从一双鞋就能辨别出那人的身份。

      如果他的鞋底已经磨薄,那肯定是因为走了很远的路,明明急匆匆地赶进城内,却突然?#24597;?#20102;速度,在城中一圈圈地转,若无其事地查看四周的情形,不愿意去酒店里吃饭,只在角落里嚼一些干粮,更不会找地方投宿,身上还有一股特有的腥膻味儿,那么这样的人就会引起他的注意。

      然后乞丐就会像跗骨之蛆般贴上那人,直到那个人将从朵甘思的密信交到城中另外一个人手?#23567;?br />
      两个人发现周围?#26032;?#20239;,直到?#31995;保?#20854;中一人抢夺密信?#22836;?#36827;嘴中,那乞丐却已经上前摘掉了他?#21335;?#39052;,同?#31508;?#20013;的利刃抵上那人的胸膛。

      如果没来得及从他口中夺密信,那么乞丐会毫不犹豫地开?#29260;?#32922;,将证据拿在手中,因为这信函上面的字,一旦湿润就会化开,再也无法辨认。

      乞丐只有这一次找到证据的机会,他必须把握住。

      ?#19978;?#21069;来接密信的人并不是王允,但是想要查证这人的身份却很容易,通过这人就能查到他会将密信带给谁。

      兵部尚书洪传庭和宋成暄走了过来。

      顺利抓到了人,算是没?#37034;?#36153;功夫。

      洪传庭道:“京中有人与朵甘思的探子来往,非同小可,?#19968;?#31435;即写文书报朝廷,这些人先押入刑部大牢,等有了确实证据再另行提醒旁人。”

      “如果?#19968;?#21478;有证据呢?”方才?#35828;?#19968;旁的乞丐忽然开口。

      这是个女子的声音。

      洪传庭不禁惊讶,一个女子怎么能有这样的能耐。

      “大人,我能确定这是错纳?#20102;?#30340;探子,错纳与大周的官员有来往。”

      洪传庭皱起眉头:“你是谁?”

      那女子抬起头,露出满是伤痕的脸:“我曾是广平侯夫人崔氏,如今……我大约能算得上是一只鬼。

      大人可以让所有与这案子有关的人,来大牢里看鬼。”(http://www.xksl.tw/book/148218.html)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ksl.tw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    湖北11选5 时时开奖 新网球王子第二季 11选5开奖走势图 足彩进球彩12117 北京快3开奖查询 竞彩篮球大小分是什么意思 北京快三地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500期 福彩30选5开奖公告 近期大乐透加奖规则 下载腾讯欢乐升级游戏 老牌平特天王平特一肖 蓝球五行走势带连线 能换真钱的棋牌游戏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 广西11选5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