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笔趣阁 > 桃花依旧尽春风(清伶墨) > 第七十八章 各回各处

    第七十八章 各回各处

      “少掌门倒是个血气方刚的人,我看颇有几分掌门年轻时的风范,只是江湖挑战一事,未免还是心急了些。”

      胥少霖说?#20843;?#26469;不紧不慢,这话里话外也没要招惹苍山派的意思,倒是有几分惋惜。

      杨玉也不好说什么,说道:“江湖规矩,我们能明白。”

      百里墨喝着茶,看了看胥少霖,见胥少霖点头示意,于是说道:“杨?#31508;梗?#25105;却有一事,尚?#24187;?#26224;。”

      “三爷但说无妨。”杨玉道。

      百里墨放下茶杯,说:“少掌门挑战我四姑娘的理由是为师?#21103;?#20167;,可你我皆知,前掌门可是在两年前仙逝的。”

      说到这,百里墨抬眼看了看杨玉。见杨玉眼中思考着什么,停下话来,等着他反应。

      杨玉虽说不怕百里墨和胥少霖发难于他,但终究和桃花涧正面起冲突不是什么明智之举。

      于是说道:“少掌门这两年一直潜心修炼,故而耽搁。”

      “噢?不是有人有意而为之便好。”胥少霖补充道。

      杨玉回应:“谷主此话?#25105;猓俊?br />
      他?#21335;耄?#26412;是自?#21512;?#22871;一套对方的话,看看当年的事情有没有外露,却不想这三言两语,反被套了过去。

      百里墨轻轻一笑,说:“杨?#31508;?#19981;必紧张,我们也?#36824;?#24819;知道和你一样的事。”

      “当年四姑娘被请上苍?#21073;?#38500;却如今掌门,只怕也只有杨?#31508;?#30693;道了吧?”百里墨追问。

      杨玉只能答:“是。”

      “那既然如此,我倒建议杨?#31508;谷?#20170;可以安心了。”

      “从何说起?”

      “若非少掌门?#26691;?#25552;醒,我家四姑娘还未必能记起这种事,如今还知道此事的一个容易忘,一个不会说,你觉得还会有什么吗?”

      杨玉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能应声。

      胥少霖和百里墨也不再这个话题继续下去,转而问起打算怎么送褚玉书回去。

      杨玉来?#30333;?#26159;有褚绥吩咐了,行火葬之礼,殓衣冠回去即可。

      可见褚绥心中终究是放不下那一心结的。

      胥少霖听闻要行火葬之礼,怕在此再生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,好意提醒杨玉。

      “杨?#31508;梗?#36825;乃金门山庄,做的?#36824;?#26159;小?#26087;?#24847;,既非我桃花涧也非你的苍山派,还望不要波及其他。”

      杨玉抱拳拱手,这道理他自是懂得。

      眼见这事也处理的差不多了,胥少霖和百里墨便不再掺和。

      杨玉终究是只人情世故的,说了几句客套话,带着人回了后山。

      等这一天入了夜,后山某一处忽然变得通明。

      东篱来报,胥少霖让他多注意一些后续的事,免得伤及其他。

      那一场火烧了接近半宿,第二日杨玉便带着人拿着褚玉书生前的东西和衣冠,启程回了苍山派。

      胥少霖和百里墨也看时间差不多,收拾了东西,欲回桃花涧。

      回过头来看顾卿烟和宗越。

      这二人和?#22235;?#20182;们一路回了桃花涧,在进了谷后?#22235;?#20182;们依然回了别院?#28508;摺?br />
      视线里刚没了他们,顾卿烟回头看着宗?#21073;?#36731;轻叫了一声:“二哥。”

      宗越拧眉看着顾卿烟,低声道:“跟我回百草堂。”

      顾卿烟点头,没有贫嘴,也没有反抗的跟着就去了百草堂。

      宗越带着顾卿烟进了百草堂院子就直接往药堂的里间带。

      素心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南柯,见南柯也一脸不解的冲自己摇了摇头。

      素心还是快速的跟了进屋,刚一进屋,就见顾卿烟将背后的头发甩到了前边。

      素心见状,条件反射的上去就帮顾卿烟,听见宗越吩咐让顾卿?#22871;?#36807;身,露出背来。

      这才帮顾卿烟褪下上衣,一看,才发现顾卿烟背上本来已经结痂的伤,渗出血来。

      “主子。”素心低声叫到。

      她贴身伺候?#35895;?#19968;直不曾发现,这伤口渗血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,一时?#34892;?#33258;责。

      还没等顾卿烟安慰她,?#28508;?#23447;越倒?#20154;?#20102;。

      ?#20843;?#24515;,你也不必自责,这丫头自己没个把握,身边的人把她照顾的再周全也这样。”

      顾卿烟不难听出宗越这话安慰素心是真,损自己也是真。

      轻轻拍了拍素心的手,安慰她没事,又看了看一旁给宗越已经能利落打下手的依依。

      顾卿烟道:“我这是在告诉你,你?#26691;?#20381;得快些有长进了,毕竟往后要总麻烦你也不太好。”

      宗越接过依依备好的用品,走向顾卿烟,帮她查看伤势。

      依依也在一旁,宗越问她:“依依,你给四姑娘说说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依依虽是这样应着,可话到嘴边,却不知如何去说。

      憋了一会儿,顾卿烟快没了耐心,这才听依依一字一句的出声。

      “回,回四姑娘,是有一伤口轻微裂开,不算?#29616;兀?#20986;血量少。”

      ?#20260;?#26159;说完也?#20260;?#26159;听完,顾卿烟叹了口气。

      “二哥,别拿我做实验。”

      依依这两日和他们相处其实还好,可遇到要正经八百的和顾卿烟说话,依依终究?#34892;?#19981;知所措。

      宗越朝依依点了点头,微微一笑以示鼓励。

      毕竟顾卿烟冷着脸的时候,对常规姑娘来说,确实?#34892;?#20919;得下人。

      “什么时候开始察觉不对劲的?”宗越总算上线医治顾卿烟。

      顾卿烟想了想,说道:“半路上吧,只是感觉刺痛,就没有其他。”

      ?#36824;?#24819;到终究还是要从宗越这拿药,所以还不如一块在他这看清楚再说。

      宗越看了看伤口,裂开的不大,渗出的血其实也?#36824;?#26159;零零星星,还?#36824;蝗就?#34915;服的。

      只是伤口?#34892;?#27867;红,他?#34892;?#25285;心还是那药起了作用。

      “依依,去拿清肤丸碾成粉过来。”

    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    依依领命下去,顾卿烟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宗越说:“伤口周围?#34892;?#27867;红,我担心是那药的作用,清肤丸能解了这腐蚀性。”

      顾卿烟浅笑,她就知道,在宗越这,似乎没有他不能治的伤。

      “其他的呢?”顾卿烟问。

      宗越轻哼一声:?#23433;还?#26159;运了功正常的用力过度伤口裂开,小事。”

      说着拿了药粉轻轻抖在顾卿烟的伤口处,交待素心:“最近就别让你家主子再上蹿下跳了,正常活着。”

      素心点头答应,她的日常就是日常担心顾卿烟,结果顾卿烟还不一定能听她的。

      这会儿子有了宗越的嘱托,素心倒是可以搬出宗越来当靠山了。

      “二哥这话,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。”顾卿烟小声说道,什么叫正常活着。

      “没事,对了,老大他们估计两三日后才能回来,年前我要闭关一小段时间,谷里上下就都暂?#21307;?#32473;你了。”

      宗越年前这几天都要闭关研究他的药理,所以谷内一应大小事务就都不参与。

      胥少霖他们不在,顾卿烟便顶上了。

      顾卿烟道:“知道了,?#36824;?#25105;有一事还是先?#20351;?#20320;再说。”

      “什么事?”

      “依依,过年这几天要送回去吗?还是?”

      依依算得上是他们今年所有计划之外的意外,所以有的事原先并没有考量。

      宗越也是稍微一愣,若往常他们每个院子中有过年要归家的,通常提前报到东篱那里,到了年下就都陆续安排提前归家和回来的时间

      毕竟东篱在这就像是总管事一样。今年的早已报完,倒是没想到末了院子里多了个依依。

      宗越想了想,?#20351;?#21375;烟:“你今年石门怎么安排的?”

      顾卿烟道:“一切照旧,这两日便会让要归?#39029;?#30707;门。”

      宗越点了点头,等依依端着刚碾好的清肤丸过来的时候,宗越一边替顾卿烟上药一边问依依过年的事。

      似乎依依也没想到这么多,只是提起?#36965;?#22810;少?#34892;?#24819;念,不知道爹爹和弟弟怎么样了。

      宗越一瞧依依表情的变换,?#21335;?#32610;了,便先让她回去吧。

      本来还想着趁着这几日闭关,多教?#26691;?#20381;,现在看来,还是让她先回去,过了年早些回来,也还是时候。

     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。顾卿?#26691;?#19978;完药了,穿戴好了,顾卿?#26691;簿统?#20102;百草堂。

      临走还带走了南柯,说是有事要吩咐。

      回了净心院,点翠楼管事、沈三娘、?#21464;?#37117;已在正堂侯着。

      顾卿烟上座,说道:“今个儿也都只是简短?#25932;?#20869;部事宜,大家也不必过于严肃。”

      点翠楼先呈上了图册,说道:?#20843;?#22993;娘,这是盘点后新增和谷内所有物资的总和。”

      素心接过图册转给顾卿烟,顾卿烟翻看了总结,说道:“年关的打赏和?#21648;?#21487;以开始?#24613;福俊?br />
      “回四姑娘,都在?#24613;?#24403;中,返家的和留在谷内的都已备齐。”

      顾卿烟点点头,其实也不用她怎么交待,这些人多半都是胥少霖培养出来的,想事情脑子里快得很。

      “谷里这一年可以红白喜事?”顾卿烟问。

      沈三娘接话:“?#23567;!?#35828;着把手里的名单呈上。

      顾卿烟翻着名单,有瞧见不?#20204;?#35797;炼都没经历就被替换的那几个暗卫的名字,虽说面上没什么,但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叹息。

      “根据每家情况去拟定吧,然后再送?#20384;?#36807;目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沈三娘回答。

      ?#21543;?#39135;都妥当?”既然话题已经到了沈三娘这,顾卿?#26691;?#23601;顺势问了下去。

      “主子放心,除夕各处大的小的年夜饭材料都已经?#24613;福?#20960;位爷和主子各自院中以及别院的小厨房也都?#24613;?#20102;小聚的东西。”

      “石门呢?”

      “石门?#28508;?#33258;然也是备妥了。”

      “乳娘?#37327;唷!?br />
      顾卿烟道,幼时照顾她,后来她大了沈三娘又包揽下了谷里?#20185;?#19979;下的吃食安排,一直尽心尽力。

      “南柯。”

      “属下在。”

      “二爷闭关期间,百草堂一应事务你全权管理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“依依的事你且先书信一封传给陈苏,告知其依依近来情况,然后大可从石门挑人护送依依回去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“?#21464;欏!?br />
      “属下在。”

      “暗卫?#31181;?#21644;石门一切事务务必安排详尽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

      一番吩咐完,顾卿?#26691;?#25955;了众人,回了里屋,终于可以轻省轻省了。(http://www.xksl.tw/book/149023.html)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xksl.tw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    湖北11选5 时时开奖 河南十一选五前一秘籍 体育彩票走势图排列五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图 3d试机号今天查询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重庆百变王牌百宝彩 天津11选5中奖规则 最大的高频彩合买平台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长期公开四肖中特四肖 北京赛车技巧能玩吗 免费一码中特网 双色球胆拖玩法 3d太湖钓叟字谜 网上购彩软件